[LH] Burnout/職業倦怠(50)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Arkin Papa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求留言求感想~
  我不想離開4月2187fe3d992f12024f53ff4bdc1ad9c7_w42_h42.gif2187fe3d992f12024f53ff4bdc1ad9c7_w42_h42.gif2187fe3d992f12024f53ff4bdc1ad9c7_w42_h42.gif2187fe3d992f12024f53ff4bdc1ad9c7_w42_h42.gif2187fe3d992f12024f53ff4bdc1ad9c7_w42_h42.gif

--
  
五十、讓我們來小小地快轉一下

 
  日子就這樣一如Harry記憶中的那樣大同小異地過著。石化事件沒有停歇,學生們懷疑他是Slytherin傳人的人越來越多,於是就連平常走在路上也會有人遠遠見到他便臉色大變地倉皇逃離。
 
  「Harry,你不生氣?」
 
  手裡的書悠悠翻過下一頁,「為什麼要生氣?」
 
  「他們這樣對你。」
 
  「我生氣他們會停止嗎?」Slytherin式的挑起單邊的眉,Harry柔聲反問,「我若是生氣了,他們反而會說我心虛吧。」
 
  「可是他們……」惡狠狠朝著正在對好友指指點點的人們瞪了過去,Ron搔搔後腦,最後氣悶地從盤子了抓了塊果醬餡餅吃了起來。
 
  「你們也注意到了最近貓頭鷹的數量比平常還多很多吧,學長姐們說那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寄給Dumbledore的抗議信、還有要求他們讓學生回家的信!我昨天問了McGonagall,她說再發生下一起的話,Hogwarts有可能會關閉。」小女巫顯得有些煩躁地扯了扯捲捲的髮尾,「這在歷史上從沒發生過!」
 
  Draco慢吞吞地開口,表情不是很好看。「事實上,密室在五十年前就被打開過了,當時死了一個Muggle女學生。至於Hogwarts沒被關閉的原因則是因為……當時的校長開除了Hagrid,他認為Hagrid就是兇手。」
 
  誰會真的相信那個心地善良的傻大個會是Slytherin的傳人。
 
  幾個孩子沒吭聲,而Harry算著日子。時間臨近學期末,他注意到Ginny的臉色越來越糟,總是恍恍惚惚地在走廊上走著,而Herpo也說最近Ginny身上屬於她的生命氣息越來越微弱,但每回到密室裡時的命令卻越來越乾脆俐落,一點也不像之前唯唯諾諾的女孩。
 
  如果再拖下去就太危險了,現在的發展雖然和過去相類似,卻還是不太一樣。微微皺起眉,雖然想按部就班地過完Hogwarts這幾年,然後再以過往的經驗消滅Voldemort,只是看來這樣……如果冠冕裡頭Voldemort的分靈體再沒有任何動作,就算要讓Gilderoy Lockhart成為史上第一個任職撐過一學年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他也得先一步滅了那個冠冕。
 
  計畫著行程,城堡那端卻突然爆出了紅光,要所有不在城堡裡的學生們立刻回到大廳集合。雖然一直都知道Hogwarts有這樣的警報系統,可是學生們真正見識到還是第一次,一行人一路加快腳步回到大廳,發現所有學生都議論紛紛,而教授們則是一臉凝重。
 
  McGonagall站在台上,用魔杖輕點自己的喉嚨放大了音量,咳了兩聲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以後,才嚴肅地開口:「所有學生回宿舍裡打包行李,明天Hogwarts特快車會送各位回家,學校也已經派出貓頭鷹通知你們的家長到車站接人了。」
 
  沒有隨著大部隊一起回到地窖,Harry反而腳步一轉打算往Gryffindor塔的方向走過去,然後他的袖子被扯住,沒有感到太大意外地回過頭。
 
  「……來吧。」領著後頭三隻小蛇一路避開人群走著,綠眼睛的男孩沒對另外三人硬是要跟著自己的行為有什麼意見,他明白他不可能總是擋在前面一路護著他們不受任何傷害,他們總要長大、他們不會也不該是溫室的花朵。
 
  他們在樓梯上頭遇到了顯然在等他們的Hermione和Neville,招呼了所有人繼續朝著目的地走去,最後Harry在走廊上收穫了一個面色慘白神情恍惚喃喃自語著Ginny、Ginny的小Weasley。
 
  由於從沒見過眼前這個熱情洋溢的Gryffindor如此失魂落魄的模樣,Pansy有些遲疑,不自覺放輕了語氣,「……Ron?」
 
  茫然的藍眼睛對上了藏著淡淡擔憂的黑眸,像是溺水的人找到浮木般撲了上去,「……他、他抓走了Ginny!他說她的屍骨將會永遠留在密室裡……」
 
  被猛然撲上的Pansy僵硬了一瞬間,才慢慢地抬起手拍了拍Ron的背,卻找不到什麼話可以安慰對方,只能徒勞的拍撫著希望能平穩對方的情緒。
 
  「教授難道就沒打算做些什麼嗎?」
 
  正想回答些什麼,Draco瞥到遠方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冷冷勾起笑容,「其他教授肯定在想辦法救人,但某個教授肯定不是。」
 
 
  「好了,Miss Weasley需要休息,她的生命力被消耗的很嚴重。」面對眼前一群髒兮兮的孩子們,女巫醫不贊同地擰起眉,朝著一群小巫師們揮揮魔杖,隨後出現的光芒讓她危險地瞇起眼,「先生小姐們,你們同樣也需要休息,現在!」
 
  面對連Dumbledore都要禮讓七分的醫療女王,四間學院混合的一行人發現自己完全沒膽說出一個不字。乖巧地一人找了一個床位爬上去躺下,幾個孩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對著隨後飄浮到眼前顏色各異的魔藥,認命地捏著鼻子嚥了下去。
 
  至於隔天教授們逼問他們究竟如何發現密室又是如何救出Ginny,就像完全套好般,七個人皆是一問三不知地把所有事情推給已經完全變回白紙一張見人就傻笑的Gilderoy Lockhart。
 
  究竟密室裡發生了什麼事,嚴格說來他們都半知半解。
 
  他們知道了Harry是個爬說嘴,所以他用蛇語打開了密室。而Gilderoy Lockhart一直是個草包,唯一用得順手的只有記憶咒,而他很不幸地搶到Ron已經破損不堪的二手魔杖,於是魔咒逆火反彈擊中了他自己。
 
  然後他們在密室裡頭看見了生命力幾乎被消耗殆盡瀕死的Ginny,也看見了笑得得意洋洋態度猖狂的一個說自己是Voldemort的男人。在Harry冷靜的指揮下他們救了Ginny,還在Hermione的尖叫聲中毀了那個看來就很不祥的、據說屬於Ravenclaw的冠冕。
 
  Dumbledore的鳳凰姍姍來遲,但依舊能在最後發揮功用帶著他們所有人離開密室。而他們在離開前就已經套好了說詞,一切的功勞都屬於Gilderoy Lockhart,他們只是陪著黑魔法防禦術教授下去尋找Weasley家最小的妹妹而已。
 
  待在病床上,他們沉默著沒有開口,只是總有意無意地瞥向最裡面正望著天花板發呆的男孩,共同的念頭是這個朋友明明離他們如此近,卻總讓他們感覺如此遙遠。
 
  他總是溫柔的,彷彿大哥哥一樣的照看著所有事情,似乎不管有什麼問題詢問他都總能獲得解答,可是他明明是他們之中最小的,感覺起來卻這麼成熟、如此地遙不可及,他的身上擁有好多他們摸不透的秘密。
 
  但即使對方有這麼多事情隱瞞著他們不說,他們依舊能輕易地感覺到對方的真誠關心都是真的毫無作假,這讓他們覺得很不平衡,自己平白無故接受了這麼多的善意,卻無法給出同等的回報。
 
  ——想和他並肩而立,不想讓他總是擋在最前面,不想總是成為被保護的那一方。
 
 
 
小孩子們要學會長大啦!!!!!!
逆逆棒棒!!!!!!!
 
洛哈終於滾蛋了感謝仁慈的梅林(欸)
其實我一直想之道....為什麼S教授可以忍耐洛哈一整年沒有直接扔一罐魔藥過去讓他永遠閉嘴┐(O3O)┌
 
每天的日更成為我念書的動力(哭

天哪這篇的哈利好棒Q3Q////其他小孩子們為他著想擔心的樣子真的很可愛很貼心

人果然都是要學著長大的啊...
 
快轉了VVVVVVVVVVVVV
L拔會不會下回來用深情的眼神逼問小哈過程(?)
 
還好洛哈終於可以下台了喝哈哈(好壞
噢噢六人行(欸)想要成長了嗎?
哈利在無意或有意之間增加了自己的戰友,好喜歡這種設定~~
 
看到最後有莫名的感嘆...
Harry最希望的是大家幸福的活著吧(笑)
一次看到兩篇更新~~我最愛綠綠啦(別亂告白!!
 
戰友增加!!!
這樣五六年級時要組個HA<霍格華茲的軍隊>也不是問題了耶<NO
大家一起來捍衛學校~~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blog.us/tb.php/185-e20b3e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