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Make a Wish 2-4 

好的終於有空來更新惹雖然又是深夜XD
總之過兩天就是原創BLonly啦,歡迎大家來B05找我玩wwwww

 --
  「那個、列維斯的藥草學不錯吧?我看他常常在擺弄那些雜草,感覺種類很多的樣子。我和尤利亞打聽過了,他們家牧師正巧對這個不太在行,如果拿這個當作代價支付呢?」
 
  「聽起來是挺合理的。」貝里恩揉揉眉心,點點頭算是勉強的同意,卻又緊接著提出了但書,「但是賽爾,我們並不是普林和列維斯,這件事情得由他們自己決定,我們只能懷抱著成功的希望,卻不能強制他們必須如此。」
 
  「知道啦。」做為副團長的賽迪芬爾站起身,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肢體,「那我先去和列維斯談談這件事情?」
 
  「也好。……算了等等,還是我去和他提吧,你就別跟著去添亂了。」先是低下頭簽了個名隨後卻又在好友即將踏出去的前一刻改變主意喊住了對方,貝里恩擺擺手讓賽迪芬爾坐回本來的位置,「……雖然列維斯看起來挺好相處的又沒什麼脾氣的樣子,但他也還是有自己的原則,還是讓我先想想該怎麼說他比較可能會答應吧。」
 
  「用藥草學的知識交換治療的技術教學,我怎麼想都覺得挺划得來的,這不管是對列維斯還是普林而言,都是一次很難得的機會啊。」賽迪芬爾聳聳肩咕噥著,卻也沒有打算當個叛逆的壞孩子忤逆團長的指令。
 
  「你的想法沒有錯,正常人都會這麼覺得,更何況這還是涉及他人性命的大事,可是他們是牧師,學者的思考模式總是比較不走尋常路的。」
 
  想起駐團牧師有些天然傻氣的微笑和偶爾一些令人無法理解的行為舉止,賽迪芬爾也只能神色微妙地點頭同意。
 
  暫時把牧師的問題放到一邊,貝里恩低下頭繼續與桌上的文件奮戰,一手握筆一手翻文件,認真專注地觀看著文件內容以及好友所做出的應對方式,最後再慎重地簽上自己的名字以示負責。
 
  過了一會兒,他們所身處的木屋門被打了開,這個時段應該在駐地入口守著的兩名騎士之一走了進來,臉上竟不知為何帶著淺淺紅暈。而在發現兩名長官的注意力都被突然闖入的自己給吸引了以後,他連忙端正自身的姿態並說明自己為何不在自己所負責的崗位上。
 
  「團長、副團長,外面來了位來自艾堤薩克學院的牧師小姐。」
 
  「呃?」
 
  「她說她是被艾堤薩克學院指派到騎士團來的牧師,也出示了學院的證明,但是因為我們駐地已經有列維斯先生了,所以我們不確定該不該放行,才來詢問團長您的意思。」
 
  「你是說,我們這裡又來了一個牧師?」賽迪芬爾挑眉問道,表情有點疑惑地望向陷入自身思緒當中的貝里恩,「學院怎麼搞的、之前怎麼求都求不來,現在卻一個又一個的來報到,我記得列維斯來還不到一個月吧?」
 
  十分確定自己要求的只有一位牧師的騎士團團長皺起眉,努力地想找出究竟是哪個環節出了錯誤。最為荒謬的猜測是因為學院方突然良心發現覺得只派一個新手牧師顯然太過敷衍於是便匆匆又加派了一個過來企圖彌補。
 
  兩個新手一起綁繃帶至少治療的速度會比較快?
 
  搖搖頭直接甩掉了那過於可笑的想法,貝里恩放下筆然後站起身,「雖然能夠一口氣擁有兩個寶貴的牧師也是我們騎士團之幸,如果那位小姐沒走錯地方並且也的確是個牧師的話。總之,我們還是先去看看情況吧。」
 
  還沒走到入口,貝里恩便望見了在陽光照射下顯得非常惹眼的火紅髮絲,讓他不禁回過頭看了身旁髮色同樣也是紅色系的好友一眼。賽迪芬爾的頭髮是深紅色的,像是釀了數十年的醇酒,而前方的女孩是熱情的火紅。
 
  「雖然紅髮並不多見,但也不要偏執地認為我該認識所有紅髮的人,貝里恩。」發現好友的視線,賽迪芬爾從對方眼裡讀出了困惑,於是沒好氣地回答,「也不要覺得那是我失散的親戚,我家人都死光了你還不知道嗎?」
 
  「我不──」
 
  「那個……我真的是艾堤薩克學院派來的牧師,我有帶介紹信的……」話題中的主角女孩幾乎是淚眼汪汪地望著擋在自己身前的兩名騎士,發現對方不為所動後便從隨身的小包袱裡掏出了一封有點皺巴巴的信,「請替我把這封信交給你們團長,他看了就會知道我沒騙人了!」
 
  兩個騎士對看了一眼,雖然很想放行但是他們的職責並不允許,「這個、我們也是奉命行事……啊!團長、副團長你們來了!」
 
  「辛苦了,接下來就交給我們吧。」拍拍下屬的肩膀,貝里恩轉向手裡抓著信的女孩,「妳好,牧師小姐,我是騎士團團長貝里恩,在我身邊的這一位是副團長,他的名字是賽迪芬爾。」
 
  紅髮的女孩眨了眨眼,然後怯生生地把手裡的信交給了貝里恩,「你們好,我、我叫做愛麗兒,來自艾堤薩克學院,這是我的牧師導師親筆書寫的推薦信。」
 
  發現對方居然還有所謂的推薦信,貝里恩直接撕開信封拿出信看了起來,而在一旁的賽迪芬爾也跟著看了過去,然後他們兩人發現眼前這封信和之前學院來信時的書寫者是同樣的筆跡。
 
  信裡面提到眼前的女孩雖然剛從牧師光明系中級班畢業,毫無任何經驗,但的確是他們如今能派出來最優秀的光明系牧師,信中甚至交代了眼前女孩在班上各項成績與她的成績在班上的百分比,的確在治癒術這一項她是班級裡拔尖的。
 
  雖然離最高階的聖光牧師還有一段路需要努力,但現階段即使是人才濟濟的艾堤薩克學院也沒辦法再生出第二個既年輕又有體力且還能在戰場上擁有自保能力的聖光牧師來,也只能非常抱歉地請騎士團先收下這個同樣也能施治癒術的、光明系的愛麗兒了。
 
  看完信,貝里恩確定了眼前的女孩的確是學院派來的牧師,並且還是個能施治癒術的,這讓他十分滿意,但同時也想起已經相處了半個多月的那位先抵達的、同樣也來自艾堤薩克學院的牧師。
 
  信裡面完全沒有提到列維斯。
 
  「賽爾、」
 
  「──知道了,我去請他過來一趟。」沒等貝里恩說完要求,賽迪芬爾便直接轉身朝著現任駐團牧師此刻所在的獨立木屋走去。
 
  「那個……貝里恩團長先生?」愛麗兒緊張地眨眨眼睛,「請問,我通過了嗎?」
 
  貝里恩因女孩那有些冗長的稱呼而笑了起來,「不用這麼拘束,妳可以稱呼我為團長或是貝里恩。然後是的,歡迎妳加入騎士團,愛麗兒小姐。」
 
  得到肯定的答覆,紅髮的女孩吁出一口氣終於放下心來。
 
  「只是目前還有個小問題。」貝里恩臉上帶著歉意溫和地說道:「在妳之前,有另外一位同樣也來自艾堤薩克學院的牧師抵達了騎士團,而他現在是我們騎士團的駐團牧師……」
 
  「咦!」愛麗兒瞪大了一雙淺綠色的眼睛驚呼了聲,連剛讓貝里恩提醒過的稱呼問題都扔到了一邊,「這不可能,獲得外出許可的只有我,而且我已經是用最快的速度趕來了……貝里恩團長大人、我是真心想要為聯合軍盡一份心力的,請不要趕我走!」
 
  「他說他是跳下來的,為了趕時間。」貝里恩回想起當初牧師從天而降時的模樣,忍不住加深了臉上的笑意,「我們絕對沒有要趕妳走的意思,只是當初我們以為只會有一位駐團牧師,所以愛麗兒小姐住的地方我們需要再討論一下。另外、在妳之前來的那一位牧師,如果可以、希望愛麗兒小姐能夠抽空指導一下。」
 
  「……指導?」
 
  「是的,我們的駐團牧師目前只會繃帶包紮和草藥學……為了達到最少的傷亡率,希望愛麗兒小姐能夠指導他最基本的治癒術,當然代價我們也會支付,這點妳不需要擔心。」
 
  「但我剛畢業沒多久,說指導什麼的……」愛麗兒皺著張小臉,「不過貝里恩團長大人,您確定那一位真的是來自艾堤薩克學院嗎?如果只會包繃帶,是絕對不可能……呃!」話語戛然而止。
 
  而話題中的主角從不遠處踏著悠哉的腳步緩緩接近,表情有些不解地在騎士能聽見的距離開口詢問。
 
  ──「貝里恩,你找我嗎?」
 
  「你來得正好呢,來、替你們介紹一下,這一位是、」
 
  還沒來得及替兩位牧師彼此介紹,下一瞬女孩的尖叫聲穿透了在場所有人的耳膜。
 
  「──列維斯學長!」
    
 
下一章啊啊啊~~~ 
卡在這裡太犯規了><
求下章~~
p.s.CWT場領的預購什麼時候會開呢??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blog.us/tb.php/297-f8e5a286